〔丹麥影集〕《慘雨》—成功營造驚悚氛圍卻敗在邏輯不通的情節

By 凱特C - 5/06/2018



Netflix首部丹麥影集《慘雨》(The Rain)以近年很夯的末日題材吸引觀眾目光,隨著降雨落下,當地多數人口死亡,初期神秘未知的氛圍頗為成功。但隨著劇情進展,邏輯不通的情節卻讓人頻頻感到困惑,可惜了前中段所營造出的驚悚感。

《慘雨》描述一種靠雨水傳播的病毒某日降下,一對姊弟在雙親的帶領下躲進一座地下碉堡。身為科學家的父親獨自離開試圖解決這場災難,而這對手足則在碉堡生活了六年,直到一場危機將他們逼出地下避難所,遇見其他倖存者...

開場十分鐘內,《慘雨》馬上讓觀眾從日常生活快速進入到末日世界,女主角席夢(Simone)被科學家父親從校園帶走,與弟弟拉斯莫斯(Rasmus)和母親進入一座地堡。這是令人感到驚慌失措,同時也簡單扼要交代故事背景的開場。六年過去後,其餘角色也在該集結尾一同登場。

接續二到六集在現今時間線上交叉講述過往故事,每一集分別帶出其他五位倖存者在災變前後所發生的事情。這不是什麼罕見的手法,但的確是非常好用且吸引人的方法。比較現今他們求生的劇情,每個角色的過往故事其實更加有趣。

過去的種種造就了今日的他們,於是你了解看似無情的馬汀(Martin)曾因無法狠心而造成錯誤、碧翠絲(Beatrice)為達目的曾耍過什麼伎倆、被朋友稱讚為好人的貞(Jean)曾因害怕而激動釀成悲劇、沒有歸屬感的派崔克(Patrick)是如何成為團體中的一份子。而對宗教相當虔誠的莉雅(Lea)的故事則是令人最驚艷的。除了與眾人找到這處避難所的情節環環相扣,還將信仰帶入末日世界發揮作用,讓一場降雨意外的成了莉雅心中神蹟的展現。但同時也讓她對於自己造成的事件產生了莫大的陰影。

講述完這群青少年角色的故事後,最後兩集則開始以對立方外來者的角度看待整起病毒爆發危機。善與惡在此時因角度不同有了相當不一樣的解釋。但無疑的是阿波羅公司高層的計畫是徹底的邪惡,病毒爆發的緣由也在結尾揭曉。


綜觀整個故事,其實可以發現不少為了讓劇情發展的情節其實都沒有邏輯。最讓人困惑的病毒傳播方式和它造成的後續效應。先撇開第一場雨後的所有陣雨,因為那在後段出現轉折。首場讓多數人口死亡的降雨依照馬汀過往故事可看出被感染的人只要「接觸」其他人,同樣也會導致他們死亡。這裡的「接觸」究竟包不包括飛沫傳染?在空氣流通的狀態下,實在很難相信在外的倖存者是如何度過這些年。

而明知發生什麼事的父親只告訴了女兒要保護弟弟,他是這場事件的關鍵,那為什麼不在一開始就全盤托出,即便讓女兒知道弟弟的重要性也可以。姊弟後來遇上的倖存者在外六年,即便不知道怎樣開啟地堡的門,但沒道理都沒發現顯眼地堡的存在。而地堡門的開啟和關閉似乎也很隨心所欲,首集女主角六年後第一次出去,門是自動關閉,但在她與弟弟走進醫生的地堡後,門卻一直是開啟的,為的就是後來讓派崔克可以進入。

諸如此類讓人想不透的設定其實還有不少,不過忽略這些細節的話,在青少年為主角的戲劇來說,《慘雨》已算是具有點深度的作品,雖然部分角色的行為真的讓人頻嘆氣搖頭。而它其實也像多數末日題材的戲劇一樣,在獨特的故事背景下,還是著重在闡述人性的善惡面。基本上《慘雨》就像《陰屍路》融合《地球百子》,若對這兩者皆很喜愛,那麼有很大的機率會認為它好看。

全文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慘雨》
片長:45min,第一季共八集
台灣發行:Netflix
上架日期:2018/05/04

  • Share: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